2019-05-10 工作動態
《門秀敏郵票珍藏紀念冊》首發式在京舉行
發布時間:2019年05月10日

2019年5月8日,由中國大眾文化學會主辦,《集郵》雜志社和緣潤堂書畫院等單位共同支持承辦的《秘境——門秀敏郵票珍藏紀念冊》首發式在京舉行。中國大眾文化學會會長趙鐵信出席首發式并講話。著名畫家、中國大眾文化學會書畫院藝術顧問張培公,中國大眾文化學會書畫院副院長賈進考、吳建朝,《集郵》雜志社社長叢志軍等20余位書畫藝術和郵票收藏領域的專家學者出席首發式。

趙鐵信代表主辦單位對首發式的舉辦表示熱烈祝賀!他說,在北京百花盛開的時節,我們隆重舉行《秘境——門秀敏繪畫作品集郵票珍藏紀念冊》首發式,這是一個很有意義的活動。此活動對于堅定文化自信,促進我國繪畫藝術的繁榮和郵票事業的發展,對于豐富首都人民的精神文化生活都有積極而有益的現實作用。

趙鐵信指出,中國的繪畫藝術有著數千年的悠久歷史,它是中華五千年文化的結晶,是東方藝術的瑰寶,是國家重要的非物質文化遺產,是中國人民寶貴的文化財富。它博大精深,絢麗多彩,流派紛呈,技法多樣,潑墨潑彩就是其中的重要技法。

我國的郵票獨具特色,獨領風騷,是一種為廣大人民群眾所喜愛的優美的藝術。

趙鐵信說,中國的繪畫歷來都離不開筆墨和色彩。中國的山水畫到魏晉南北朝已成為獨立畫科。這門畫科內容相當豐富。據史料記載,潑墨畫是唐代著名畫家王洽所創造的,被后人稱之為“王墨”。宋代的著名畫家米芾、梁楷,明代著名畫家徐渭等都曾用潑墨法創作山水和花鳥畫,取得卓越成就,在中國美術史上留下了光輝的篇章。

我國現當代著名畫家張大千和劉海粟成功地繼承了中國彩墨畫的優良技法,創造了獨具魅力、獨樹一幟的山水畫作品。他們的彩墨山水畫作品意境深遠,格調高雅,彩墨酣暢,情景交融,一直是“滿眼煙云筆底春”,給后人留下了一幅幅傳世精品。張大千用潑墨潑彩潑出了一個大千世界和藝術大師,劉海粟用潑墨潑彩潑出了一個嶄新的藝術世界和藝術大山。

趙鐵信對門秀敏的潑墨潑彩藝術給予高度評價。他說,今天展出的繪畫作品,都是精選的門秀敏潑墨潑彩作品。他較好地繼承了中國潑墨潑彩畫的優良傳統,深入研究,大膽創新,大徹大悟,別出心裁,形成了自已潑墨潑彩畫的風格和面具。潑墨潑彩重是“潑”,本領是“法”和“度”,從來都不是亂“潑”。要潑得有“法”,有“度”,有藝術性。門秀敏有較高的藝術悟性,開闊的審美眼界,有駕馭筆墨和色彩的本事。他的潑墨潑彩,潑得有法有度,潑得自然率意,潑得令人喜愛。他最顯著的藝術手段是破墨與破彩。破中有立,立中有破。其綜合技法是:水破墨,墨破水;色破墨,墨破色;水破色,色破水等。使水墨色三者相輔相成,相得益彰,有機地融合,產生水墨色融為一體的韻味。用筆揮灑自如,用墨變化莫測,用彩五光十色,用水濕潤有度。他的作品給人的整體效果是:彩墨交融生氣韻,賞心悅目見精神。

趙鐵信說,門秀敏將其潑墨潑彩作品進入郵票,使繪畫與郵票相結合,出版郵票珍藏冊。這既展示了繪畫作品,又豐富了郵票,這是一個很好的創意。

“芳林新葉催陳葉,流水前波讓后波”,歷史發展的辯證法就是如此。門秀敏很有創作實力,很有夢想和追求,他會站在前人的肩上繼續砥礪前行,會潑出更加嶄新的藝術世界和美好的未來。

首發式整體節奏緊湊、亮點頗多,獲得了到場專家與媒體人士的一致好評。

會場

會場

會場2

會場2

揭幕

揭幕

合影

合影

凯利公式赌单双